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天然氣灼傷幼童,為何三方擔責?

2019-10-09 15:25:35來源:寧夏法治報  責任編輯:王丹

  人人都希望生活平順,但難防“天有不測風云”。因城市公共設施受損出現故障或問題,導致無辜人員受傷是常見的案例,受害者常因不知該追究誰的責任而迷茫。

  3歲小男孩不幸被地下管道泄漏的天然氣灼傷,法院判3家公司共擔賠償責任,為我們遇到此類事件如何維權提供了一個例證。

  案件回放

  2017年11月12日下午,陶某松在寧夏銀川市興慶區清和北街經營的銷售液壓機電設備店內忙著,3歲的兒子陶某藝就坐在店門邊的沙發上玩。突然,一聲巨響,兒子隨即大哭。原來是門口正在施工的人行道地下天然氣管道破裂,導致天然氣泄漏,恰遇路人扔煙頭而引發爆炸,兒子陶某藝的臉和手瞬間被灼傷。送往醫院后診斷為中度燒傷。經司法鑒定,陶某藝右手形成X(十)級傷殘。原告父親代理陶某藝將施工方、工程發包方及天然氣公司列為共同被告,起訴要求賠償醫療費、護理費等共7.6萬元。此案經一、二審法院審理,二審法院根據各自過錯大小,判決施工公司賠償原告3.46萬元,發包公司賠償原告1.56萬元,天然氣公司賠償原告7800元。

  造成此次事故的直接責任人是正在人行道進行施工的某公司;另兩方責任人是發包公司及天然氣有限公司,均為寧夏本地企業。發包公司于2017年取得《銀川市城市道路掘占許可證》后,便將位于銀川市興慶區清和北街路西人行道的“挖掘城市道路拉管接電工程”違規承包給并不具備此類工程施工資質的某公司。當日,發包公司告知施工方地下管線復雜,讓對方等待天然氣公司巡線員前來指導施工。施工方曾提前勘查地下管線,未檢出有天然氣管線,在等不及對方來人前提前施工,結果因頂管作業距離超過許可距離,將天然氣公司鋪設在此處的天然氣管道撞破,導致天然氣外泄發生事故。隨后,銀川市安監部門經調查作出《事故調查報告》,除認定施工公司系直接責任者外,還認定事故的間接原因是發包公司,其不僅存在違規發包行為,且作為發包單位未會同施工單位、管道建設經營者共同制定燃氣設施保護方案,沒有對施工單位的安全生產統一協調、管理。同時發現,被告天然氣公司未將事故管線資料移交城市建設檔案管理機構,導致規劃測繪部門出具的綜合管線圖未反映出事故中受損管線的位置。(案例供稿:潘振妮寧夏天盛律師事務所律師)

  以案說法

  對于此類意外性質的民事侵權案件,追究其民事責任不要求侵權人主觀上具有過錯。一般民事責任的承擔,要求侵權人主觀上存在過錯,但這類侵權結果的發生多是侵權人主觀上不愿意發生的,由于自己未盡注意義務、未盡職責、業務技術不精等問題,導致發生了他人合法權益受損害的結果,對此必須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我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七條規定:《侵權責任法》行為人損害他人民事權益,不論行為人有無過錯,法律規定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的,依照其規定。這樣的無過錯責任歸責原則,強調侵權行為人的行為與損害結果客觀上存在因果關系。

  這項法律制度的規定,要求作為民事主體的所有自然人、法人,在面向社會履行職責、進行某項活動時必須具備從業資質,“沒有金鋼鉆,就別攬瓷器活”。同時必須強化責任意識,按章操作,對自己的行為必須盡到高度的注意義務。否則造成社會或他人人身財產的損失,不論當時主觀上有無過錯,都必須承擔責任。

  此案是一起典型的“多因一果”侵權案件,各種原因間相互關聯互為因果。這類侵權案件比較復雜,要體現判決結果的公平、司法的公正,就必須在查明案件事實的基礎上,查清各責任人的過錯大小和在事故中起的作用,以此來劃分責任。此案第一被告施工公司無施工資質,在施工中過于自信盲目作業,導致天然氣管道破裂引發事故,系直接責任者;第二被告發包公司本應自己施工此項工程,卻違規轉包給他人施工,作為發包人缺乏安全管理意識,對轉包的施工者未盡到監督與指導義務,對此案負有間接責任;第三被告天然氣公司作為銀川市重要的地下管道施工建設者,管道材質不合標準,且未提前將事故管線資料移交城市建設檔案管理機構,給施工方的施工過程造成了障礙,對事故的發生也有一定的責任。

  遇到此類原因復雜的侵權案件,受害人應將有過錯的責任人全部列成共同被告,最大程度地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此案雖然復雜,但經過一、二審法院的兩審終審,最終明確了關聯責任人的責任,根據過錯大小確定承擔不同的賠償數額,體現了按份承擔責任的原則,更體現了司法公正。

 友情鏈接

/ Links
腾讯彩票网大乐透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