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一個案件為何拆成四個?檢察官戳穿一起虛假訴訟案

2019-10-11 16:33:27來源:檢察日報  責任編輯:王丹

  以轉移資產、逃避債務為目的,案件當事人惡意串通、偽造證據、虛構事實,打起“假官司”,并在法官幫助下達成“民事調解”。檢察官根據舉報線索,發現訴訟異常,深挖背后真相,依法提出抗訴。參與造假案的兩名法官也因受賄罪被追究刑責。2019年5月,湖北省武漢市檢察院辦理的這起虛假訴訟監督案被列入最高檢第14批指導性案例。

  初審案件,發現疑點重重

  2015年,武漢市檢察院接到一起虛假訴訟舉報線索。“拿到材料第一眼,我就覺得不太正常。明明只有一個房屋買賣合同關系,卻被拆成了4個案子起訴。”初看案件材料,承辦檢察官徐江就發現了異常。

  2008年4月,甲商貿公司與乙投資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甲公司以7375萬元的價格購買乙公司某工業園項目約4萬平米的商品房,并先期支付定金1475萬元,乙公司在收到定金后30日內,應解除項目土地上的銀行抵押權。協議簽訂后,甲公司依約支付定金,但乙公司未解除抵押權。甲公司遂于2010年4月以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為由,向武漢市蔡甸區法院提出4起訴訟,均請求判令乙公司雙倍返還定金。蔡甸區法院受理后,以調解方式結案,作出的4份民事調解書均按原告訴請確認了被告返還定金數額。甲公司隨即向法院申請執行,先后兩次領取可供執行的款項2065萬元。

  在徐江看來,原告將1個案子分成4個案子起訴,回避管轄的意圖很明顯。“該案訴訟標的2950萬元,按當時級別管轄規定,應當由中級法院受理,但案子這樣一拆分,就可以由基層法院受理了。”除管轄問題,整個訴訟程序也疑點重重:從案子起訴到達成調解協議并生效,完成全部訴訟過程,僅用了幾天時間。而且七八百萬元訴訟金額的案件,法院卻采用簡易程序審理,被告對原告提出的事實及訴請全部都認可。“既然這么容易達成一致,雙方私下協商就能解決,何必要打官司呢?”徐江說道。細看訴訟證據,也是匪夷所思:近3000萬元標的額的案件,證據只有1份《商品房訂購協議書》和7張匯款憑證,協議書的內容也很簡單,重要條款約定不明,很不符合交易常規。

  確證無疑,虛假訴訟現形

  發現諸多異常現象后,辦案檢察官開始圍繞案件所涉交易究竟是否真實展開調查。

  他們首先對證據中的7張匯款憑證進行了核實,發現7次匯款確系真實發生,但仍有兩處疑點:有案外公司代甲公司支付了部分款項給乙公司;乙公司收到7次匯款后又向甲公司返還了100多萬元。接著,他們又調查了所有涉案公司,發現所有公司都與深圳一家實業集團有關聯,實際控制人是同一人。

  另外,他們還調查了乙公司近年來在蔡甸區法院作為被告或被執行人的所有案件,發現其債務金額達1.3億元,明顯資不抵債。唯一的資產,就是此次案件所涉工業園,但于2010年5月被法院拍賣,被深圳某科技公司以1.07億元競得,但該公司卻是一家成立時間并不長的小公司。

  雖然疑點越來越多,但具體到案件監督上,辦案檢察官卻陷入了困境:7次匯款事實真實,資金雖有部分回流,但無法確定甲、乙公司之間有無其他商業往來;《商品房訂購協議書》的內容雖不合常理,但并不能據此判定協議書系偽造。調查所得不足以證明案件系虛假訴訟。

  辦案檢察官重新對案情和前期調查情況進行梳理和分析研判,隨后決定改變思路,將調查重點轉向案件執行款的最終流向上。經查,甲公司先后兩次從法院領取執行款2065萬元,其中325萬元轉給了深圳那家實業集團法定代表人開辦的另兩家公司;剩下的1740萬元,甲公司將其中1600萬元轉給了乙公司法定代表人方某。

  “執行款來源于法院拍賣乙公司所有的工業園,而最終錢款又回流到了乙公司法定代表人方某的個人賬戶或乙公司的關聯公司,非法利益鏈形成了閉合。”據此,辦案檢察官認為,該案4起訴訟為虛假訴訟“確證無疑”。

  深入追查,揭開另案線索

  作為一件民事檢察監督案,調查至此,已足以向法院提出監督意見,但辦案檢察官并未就此止步。“這是一起明顯為回避管轄而人為拆分的案件,卻在法院能如此順利受理立案,并以超常規速度完成全部訴訟過程,僅憑當事人之間的惡意串通是做不到的。”

  于是,辦案檢察官沿著方某收到的1600萬元執行款的走向繼續調查,發現其中部分款項最終流向工業園的競買人深圳某科技公司。不僅如此,梳理方某來往賬戶時,還發現其與蔡甸區法院時任民庭庭長的楊某有資金往來。繼續追查,又從楊某的多個賬戶中發現其他可疑資金流入。辦案檢察官將案件線索移送給了職務犯罪偵查部門。經偵查,楊某因該案涉嫌受賄479萬元,執行庭庭長童某因該案涉嫌受賄100萬元。

  調查中,方某承認,甲、乙公司之間根本不存在真實的商品房買賣合同關系,4份《商品房訂購協議書》均系偽造,目的是通過雙倍返還購房定金的方式轉移公司資產,逃避公司債務。

  2016年10月21日,武漢市檢察院以4份民事調解書認定的事實與案件真實情況明顯不符,4起訴訟均系雙方當事人惡意串通、為逃避公司債務提起的虛假訴訟,向武漢市中級法院提出抗訴。2018年1月,武漢市中級法院指令蔡甸區法院再審。同年11月,蔡甸區法院作出再審判決,撤銷了4份虛假民事調解書,駁回甲公司全部訴訟請求。而童某和楊某因受賄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和十年零六個月。

 友情鏈接

/ Links
腾讯彩票网大乐透预测